吳田玉博士對工研院菁英團演講文:無限的你

美西玉山科技協會通訊第194/ 20061月號
http://www.montejade.org/?page=Momthly_Meetings

吳田玉博士對工研院菁英團演講文本會理事吳田玉博士,是臺灣著名封裝公司日月光公司的美國及歐洲總裁,2005 年底剛被發表為日月光公司營運長。他於十二月九日受邀對來訪矽谷的工研院菁英團演講「無限的你」,言談輕鬆幽默,帶動全場陣陣笑聲,內容精彩,相當具啟發與鼓舞性,令每一位聆聽的人都印象深刻。本會特整理該演講成文,以分享讀者。──編者

「大家是臺灣科技研究界的菁英,」吳田玉的第一句話就帶起菁英團員們一陣快樂的笑聲,「你們不要笑,菁英的定義不就是你比其他人懂的多一些嗎?」從事研究多年出身的吳田玉博士在一個半小時的演講中,以自身為例子,語重心長的鼓勵在座的研究界青年菁英要好好發揮自己才華,點燃心中那把火,發揮無限量的自己。

(演講前言)

日月光集團今年的營業額是27億美金,有三個事業群,封裝、測試和材料。日月光從高雄起家,逐漸擴展至中壢、韓國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北美、日本,也在大陸積極佈局,目前有五千名員工在上海,如果政府可以在2006年核准在大陸做 substrate,則公司會有另一番新的佈局。目前,日月光集團在全球有三萬六千位員工。

我是台大畢業,在陸戰隊服役兩年後,留學美國在賓州大學念碩、博士,教了一年書,於1989年加入IBM 研發中心,待了六年,寫了二十多篇報告,有十二個專利。忽然覺得做研究沒意思,人生乏味,我想這樣的日子下去,再二十年,再寫三十個專利,五十篇報告,對人生有何意義與貢獻?我就去找老闆談我的人生規劃。

老闆問我:「你知道你想做什麼?」我說我不知道。「為何你不想做現在的事?」他問。他要我回去想兩星期。兩週後,我再去看他,我告訴他我做研發、寫專利,雖然寫的很好,但並不快樂,也許這個世界上有更吸引我的東西,我必須走出目前的框框。去那裡?我不知道,但東西南北都好。
老闆派我去做生產,我就到製造部門做了二年,啟發很大,在英國一年,在義大利一年。以前做研發,覺得我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,一台電腦、一支鉛筆、一張紙,可以做出許多東西,在我看來在工廠生產的人都是當年數學沒學好的人。但我真的到工廠做生產,才發現自己是手無縛雞之力。一個生產線機器壞了,我還要看操作手冊,要調溫度、調距離的,我一個星期修不好,但一個技工來,二分鐘就調好了。在生產部門,廿四小時隨時有電話召喚,壓力很大,生產一個產品,萬一機器中途停機造成斷線怎麼辦?

在生產部門這兩年,我學了兩件事。第一就是人不分高低貴賤,你數學好、你物理好,不代表你過人一等,以前研發的東西,無法進行實際生產,在實驗室、在紙上做的很漂亮,但卻無法賣。我忽然發現自己數學、物理再好,從小父母師長再稱讚都沒用了。我學的第二件事就是實際的世界與自己的認知有所差距。以前以為英國人道貌岸然,但我實際接觸發現並非如此,人就是人,英國人不是中國人,但英國人也決不是我們在小說中、教科書、義和團事件所認知的英國人。義大利人不是英國人,也不是中國人,他們熱情洋溢,生活中所喜好的與英國人、與中國人並不一樣。例如同一句」請」字,三國的人聽到的確是不一樣的意思。

二年在歐洲的生活使我感到世界之大,必須走出去,否則自己的知識領域與生活經驗是脫節的,我們沒能把真正的生命活出來。二年之後,我再去找老闆說這兩年我很投入、很喜歡這工作,但這工作不適合我,壓力太大。既然東邊去過了,我就向西走,老闆就送我去亞洲當銷售。我飛到台灣,臺灣的老闆問我「你會不會喝酒?」我說我不會,而且會昏倒。「你會不會打高爾夫球?」我說不會,沒打過。「你會不會卡拉OK?」我說不會。他說:「那你為何來亞洲做銷售工作?」我說我有研發經驗、有生產經驗,有對人的敏感,我知美國人如何想,也部份知道歐洲人如何想?也許與一般銷售人員不一樣。這位臺灣老闆就試用我。

我在 IBM亞太地區做了四年的銷售工作,我所屬之部門從 7個人變成49個人。四年之中,營業額從330Million1Billion,有三倍的成長。四十歲那年,我人在新加坡住著大房子,有司機、有傭人、有游泳池,薪水兩倍,又有生活加給,認為錢不是一回事,我又不快樂了,決定又要換工作。這樣一個表現傑出又忠誠,而且待遇優厚的人,IBM 問我為何要離開?
當時日月光亞太區的營業額是十億美金, IBM有八百八十億美金,我自己的事業群有七十億。日月光要我做行銷 (Marketing),只有我一個人。我認為在美國公司做事有「玻璃天花板」,不論如何努力,總覺不太對。結果,我在2000年毅然離開IBM,到了日月光擔任銷售副總裁。

無限的你 (The Unlimited You)

今日我們來討論三件事:

Who are you?
The Unlimited You,
Food for Thought

Who are you?

你是誰?當我們去任何一個會議時,人家會問你是誰?要你自我介紹。一般人往往交換名片,其實這個名片介紹你的只是一個 job,並不是你,但因只有兩秒鐘介紹也只好如此,沒關係,但三十分鐘後,人家記得你什麼呢?所以你腦中必須要有一個故事來介紹你自己,這是要點,要讓別人對你印象深刻。

你知道你是誰嗎?以我為例,我今年48歲,小學時,爸爸要我這樣介紹自己,我是吳田玉,將來要進大同中學、建中、臺大,要留學拿博士。30歲時,我拿了博士,有一天我問自己拿博士幹什麼?有何意義?後來我在 IBM工作,我有很多專利,我年年得獎,但我問自己我為何要做專利?到新加坡後,賺了一筆錢,我又在問我自己是誰?今天在日月光,我還在問自己這個問題。「這個工作真的是我喜歡的嗎?」要探討這個問題,解決了後,接下來的問題就不是那麼大。

The Unlimited You

臺灣教育是個極端矛盾的教育,我母親每天與人介紹她兒子多聰明、她女兒多漂亮,但當我拿個99分回去,我媽就打我;我說我考第一名,我媽說他不管我第一名、第二名,但就是打我99分。我媽在同事面前就說:「我兒子很笨」,可是我不在時,她就說她兒子多聰明。臺灣的父母如此、老師如此、長官也如此,在背後稱讚,但不在當面稱讚。很少有人在會議中誠心稱讚對方,說「你的確比我高明」,對同事、對屬下、對老闆都要常當面的稱讚。你說我太太只會生小孩,其他都不會,你的婚姻能存在多久?

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是很受限制的,我小學六年級騎腳踏車去遠足,我媽不讓我去,她說萬一我發生什麼事,她怎麼活?這話你一定聽的很多,父母說、妻子也說。臺灣的教育是:你這個不能做,那個不能做,因為你還沒長大、你還沒成熟、你會被騙。但在美國的教育就是將小孩放出去,像野狗一樣,可是能活著回來的就很厲害。所以在臺灣兩個極端式的教育就把我們局限在框框裡。今天我要跟你們說的是「你們不是研發的人,你一定要從研發為基礎走出你的路,因為你是無限的你,你不是只有研發的你。」


Food for Thought

我常看書及節錄一些東西,看看前人講的話常給我一些啟迪。以前看孟子「吾日三省吾身」,我不明白,現在我天天做這件事。我每天待人接物,常反省自己是否講錯話?做錯事?這些錯有些很微小,不仔細想就不知道。舉例來說,你有沒有發現你對某些人喜歡,對某些人不喜歡,你喜歡某些餐廳(也許那餐廳又貴又遠)、你不喜歡某些餐廳(縱然那餐聽又便宜又好吃)。因為,當你與那人接觸時,已經在所做的事情之前預先加了正號或是負號。各位都有交女朋友的經驗,有些女孩子又漂亮,家中又有錢,又有修養,皮膚又白,但你就是不喜歡她,或她就是不喜歡你。有時那個男孩又矮又胖又醜,太太卻很漂亮,為什麼?因為這個女孩子或男孩子在那個關鍵時刻,做了一件對的事,於是在所有的事情前面被加了正號或是負號。所以,「我如何待人接物,讓我所有以後的事情都加上正號?

一個最淺顯的例子,你看見一個女孩,「喂,妳好像胖了?」那妳以後都是負號了,這是很簡單的道理。有人無法見到別人的好,例如孔雀開屏時,你要因為美麗而多稱讚,不要跑到後面去說:「屁股上沒毛」。一個工程師花了三年做了一個研究報告,你跑去說那個數字不對、那個符號不對。人家在向你陳述一件事情時,你不要在雞蛋裡挑骨頭,不要見樹不見林,不要做一些事在所有的事情上面加一個負號。所以要常常反省自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nia Chen 的頭像
Sonia Chen

Sonia媽咪天地

Sonia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